穷巷多怪,曲学多辩。愚者之笑,智者哀焉;狂夫之乐,贤者丧焉。

  选自:《商君书·更法第一》

  大意:从偏僻小巷走出来的人爱少见多怪,学识浅陋的人喜欢狡辩强求。愚昧的人所愉悦的事,正是聪明人所感到悲哀的事;狂妄的人所高兴的事,正是有才能的人所担忧的事。

  张建云说:愚笨的人喜欢自以为是,卑贱的人偏爱一意孤行,浅薄的人时常锋芒毕露,狭隘的人总是斤斤计较。这一切,都是源于“太自我”。到最后:自以为是的,迷失了自己;一意孤行的,头破血流;锋芒毕露的,黯然失色;斤斤计较的,亏得一塌糊涂。

  老子曰:上善若水。水善利万物而不争,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

  选自:《道德经·第九章》

  大意:老子说:最善的人好像水一样。水善于滋润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,停留在众人都不喜欢的地方,所以最接近于“道”。

  张建云说:人生,是一场远行。如一江春水,任你万折千回,必定向东流去,最后融入大海。

  我们要学水的浩大,滋润万物而不求回报;看它向低、向下而流,即便弯曲狭窄也遵循其道,从不违规;但,它浩浩荡荡没有穷尽,不忘初心,从不气馁。山有多高,水有多长,可以奔赴百丈深的山谷而激流汹涌,毫无惧色;待它注入量器时一定很平,不需要用刮板刮平,多么公平、公正;万事映照其内,万物淘洗其中,便真实,便崭新,便美好,便重生!

  孟子曰:君子所性,仁义礼智根于心。其生色也,睟然见于面,盎于背,施于四体,四体不言而喻。

  选自:《孟子·尽心上》

  大意:孟子说:君子的本性,仁义礼智植根在心中。它们产生的气色是纯正和润的,显现在脸上,充盈在体内,延伸到四肢。四肢不必等他的吩咐,便明白该怎样做了。

  张建云说:人要一股正气!正气,是凝聚了正义和道德从人的自身中历练而出的,不是靠伪善或是挂上正义和道德的招牌获取的。一个人有了正气长存的精神力量后,面对外界一切巨大的诱惑和威胁就能处变不惊、镇定自若了。然后,将和气浮于表面,乐观、豁达、从容地看待世界。

  读经传则根柢厚,看史鉴则事理通,观云天则眼界宽,去嗜欲则胸怀净。

  选自:《格言联璧》

  大意:阅读经典,就为治学打下坚实基础;读史籍,鉴古今,就会事理通达而不至迷惑;游山川,观壮景,就会志气凌云,眼界开阔;戒嗜好,弃私欲,就会使胸怀磊落,一尘不染。

  张建云说:康熙皇帝教育子孙,二十岁之前决定不能学文学,为什么?文学里头有感情,容易走向邪思。所以他规定他的子孙,二十岁之前读经、读史。读诗词歌赋是在二十岁之后,二十岁之前在德行上扎根。

  经典是德行、是学问,历史是见识、是眼界,要从这上扎根。再引导孩子有胸怀,有志向,然后管住自己,戒掉不良嗜好,这是中国传统的教育,这是成功的教育。